看書啦 > 都市異能 > 透視神級狂兵

透視神級狂兵

神級兵王陸山河,無奈之下和美女總裁同居,從此,腳踩高富帥,征服白富美;橫掃八方強敵,美女排隊來襲,那個誰誰誰……不準插隊!
  • 中文名稱透視神級狂兵
  • 連載狀態已完結
  • 作  者三流
  • 連載平臺公眾號“最近看過”
  • 類  型都市異能
  • 最新章節第966章 抱著就抱著

目錄
  • 第1章 臉朝下摔的

第1章 臉朝下摔的

一架飛機在華夏的上空飛行,飛往江城市。

頭等艙中,陸山河一邊吃著空姐剛剛端上來的水果,一邊打量著坐在他側方的年輕女士。

這女人穿著一身裁剪得體的休閑裝,紅色束腰的時尚上衣,下身一條黑色緊身褲,勾勒出完美的曲線。

無論身材、臉蛋兒還是氣質,都是絕品中的絕品。

而且她的身上散發著一種拒人千里之外的高冷。

不知我要見面的未婚妻,有沒有這么漂亮呢?

想他堂堂的殺手之王,夜幕傭兵團的首領,如今卻要被母親喊回來,和一個素昧平生的女人履行婚約,實在是……

太丫的爽了有木有?

他老媽可是跟他說了,對方不但是個有錢的女總裁,更是個超級大美女。

到時候財色兼收,想想都覺得過癮啊!

“真水靈啊。”陸山河看著側方美女那水嫩的臉蛋兒,忍不住自言自語。

女人聞言微微一怔,充滿警覺的看向他。

“我是說荔枝。”陸山河咬了一口荔枝笑道。

“哦。”女士冷聲應答,有些反感的掃他一眼,又別過頭去。

“你和它一樣水靈。”

陸山河一邊吧唧嘴,一邊說道。

“……”

這個混蛋!

女人全當什么都沒聽見。

飛機因為遇到不穩定的氣流,突然顛簸起來。

“哎呀!對不起!”

漂亮的空姐在給一名身穿白西裝的顧客倒果汁的時候,因為飛機顛簸,不小心將果汁灑在對方的高檔西裝上,緊忙道歉。

“嗷!我的阿瑪尼!”那白西裝男子蹭的站了起來,怒視空姐,吼道:

“你特么怎么服務的?我這白色西裝弄上果汁很難洗掉的!這可是限量版的阿瑪尼,價值十五萬!你賠得起嗎?”

空姐緊張的小臉兒煞白,緊忙彎腰鞠躬,“先生,對不起!要不這樣,您這件西裝,我來幫您洗,如果洗不掉,我愿意賠……”

“你想洗我就給你洗嗎?把我衣服弄壞了怎么辦?把你們乘務長叫來,我要投訴你!還有,你必須賠我的衣服!”

呵斥一通之后,那西裝男突然探過頭來,用只有他二人聽得到的聲音小聲道:

“我現在要去廁所,只要你跟我進來,為我單獨服務一下,我就不會投訴你,也不用你賠錢了。”

說完話,他嘴角掛起一抹十分欠抽的陰笑。

坐在稍遠位置的陸山河,耳朵微微動了一下。

周圍的其他人聽不清西裝男的最后一句話,但是身為國際頂尖殺手,頭號兵王的陸山河,可謂眼觀六路耳聽八方,把這句話聽得真真切切。

“你這西裝值多少錢?”陸山河站了起來,走到西裝男的近前問道。

就在他剛剛起立的一剎那,旁邊那位高冷的漂亮女士,也想站起來的,見陸山河出面,她又坐了回去,心中暗忖:

這小子看起來討人厭,不過還挺有正義感的,既然他出面,那我就不管了。

西裝男見陸山河穿戴十分普通,完全沒把他放在眼里,不屑道:“不想惹麻煩,就少管閑事!”

“我是來幫這位空姐賠錢的。”

陸山河笑的一臉無害,然后拿出一張銀行卡遞了過去。

“誰知道你這卡里有沒有錢?”西裝男輕蔑一哼,又道:“再說了,冤有頭債有主,你想替她還錢,我還可以不接受呢。”

接著他又看向空姐,“怎么樣?想好了沒有?”

說話的時候,西裝男的眼睛還往廁所的方向斜了一下,半邊嘴角微微翹起,一副“吃定你了”的姿態。

出乎意料的是,空姐因為緊張和害怕,臉色越來越白,竟然一個不穩往地上摔了過去。

陸山河手疾眼快,一把將她抱在了懷里。

所有人都被嚇了一跳。

“別以為裝病就可以逃避!”西裝男冷笑。

“你看她的臉色,像是裝病嗎?”陸山河道。

西裝男仔細看了看空姐的臉色,白的嚇人!

這也使得他有些緊張了。

“這卡里還有不少錢,當做給你的賠償了,要不要?”陸山河掂了掂卡說道。

“哼!算她走運!”

西裝男見空姐的臉色很差,擔心出事,也不敢多做為難了,接過卡就當找了下面子,也沒想著問密碼,便脫掉上衣,往洗手間走去。

“你身體有點兒問題,待會兒給你看看。”

陸山河沖空姐小聲道,然后拍了下她的肩膀,循著那西裝男子的方向,照著洗手間走去,目光愈發陰冷。

西裝男子正在洗手池邊上,用水沖洗剛才衣服上沾下的有色果汁。

突然廁所門被人打開。

“里面有人呢!你等會兒再進來!”西裝男回頭怒斥。

卻見著一個大拳頭在眼前越放越大……

砰!

西裝男被轟的鼻血橫流,在他仰面摔下去的時候,看到了陸山河充滿邪異的笑臉。

正要叫出聲來,陸山河一把捂住他的嘴,再次掄起拳頭……

砰!砰!砰!

又是一陣爆拳相向,西裝男子的臉已經腫如豬頭。

陸山河從對方口袋里摸出先前他給對方賠償的卡,放回自己的口袋,冷笑道:

“想拿我的東西?是要收利息的。”

空姐見陸山河追進廁所,擔心乘客之間發生沖突,緩過神來之后,也追了過去。

此時陸山河正好拽著西裝男走出了廁所。

見西裝男如豬頭一般的腫臉,空姐被嚇了一跳,“他怎么了?”

陸山河道:“剛才他上廁所摔傷了。”

“摔……摔成這樣了?”空姐有些難以置信。

“是啊,臉朝下摔的。”

陸山河看向西裝男,“是不是這樣?”

“是……是的……”西裝男被打怕了,哪里還敢說半個不字。

“他是怎么滑倒的?廁所里有安全隱患嗎?”空姐問道。

“是他自己不中用,尿的太近,全滴到地上,然后被自己的尿滑倒了。”

陸山河這話引得周圍的人一通哄笑。

“是不是啊?”陸山河又看向西裝男。

西裝男尷尬的臉都紅了,但還是不得不點頭,一臉難堪的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陸山河走到空姐面前,小聲道:“你有緊張性頭暈。”

空姐身子一顫,“你……你別亂說……”

作為一名空乘人員,對身體素質要求極高,她很擔心因為有這個癥狀而失業,十分回避這個問題。

陸山河繼續小聲說道:“我能給你治療,為了不讓人注意到,咱們來廁所治療吧!”

空姐將信將疑,但轉念一想,他能看出自己的病癥,肯定是內行。

而且這個人出手幫自己來著,應該不是壞人。

想到這里,她隨著陸山河去了廁所。

二人的這一舉動,自然引起周圍人的誤會,都以為他們干不可描述之事去了。

還以為是個有正義感的人呢,原來和那穿西裝的是一路混色!人渣!流氓!衣冠禽獸!

坐在陸山河側對面的那位氣質美女狠狠的瞪了一下他的背影,心中暗罵。

而那個西裝男子,見著自己想侵犯的女人,竟然便宜了暴揍他的那個家伙,氣的差點兒吐血。

三十分鐘后,陸山河與那空姐一前一后的走了出來。

經過陸山河的針灸治療,空姐的臉色已經由白變紅,看起來甚是滋潤。

這自然也引得乘客們認為是陸山河剛在廁所滋潤了她……

空姐千恩萬謝之后,和陸山河互留了手機號碼。

陸山河也坐回了座位上。

“流氓!”

側對面的氣質美女對他冷眼一瞥,小聲嘀咕了一句。

陸山河側頭看向她,笑道:“咋,羨慕人家?要不咱倆也試試?”


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哪个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