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古術醫修 > 古術醫修 第六章遇到熟人

古術醫修 第六章遇到熟人

華院長接過徐振東的簡歷,只是瞄了一眼邊合上,笑著說道:“你看今天要是有時間,直接去辦入職手續,順便安排楊少的診治。”

“可以!”徐振東也是開心一笑。

“徐神醫!”楊萬象也是嘴角一笑,滿滿的感激,說道“徐神醫,這里有五千萬,希望你收下,小兒的乃是無價,曰后,徐神醫要是有什么需要的地方,楊某定當全力以赴。”

徐振東瞄了一眼楊萬象遞過來的銀行卡,要說不心動,那是假的,但是行醫救人是他本職,醫者仁心更是他這么多年學醫的宗旨,今天也是沒有經過家屬的同意就動手救人。

而且現在看起來楊萬象對自己也是畢恭畢敬,現在得到楊萬象的一個天大的人情,這已經算值了。

“算了,我今天救人不是為了錢,我為的是我的醫德,我師父教導我,懸壺濟世,治病救人,這也是我作為醫生的本職,所以你收回去吧!”

“這……徐神醫,你是高人,這是診金,你若不收下,楊某也心不安啊。”楊萬象有些難做,這可是天大的人情,沉思了一會兒,拿出錢包,從最里面取出一張黑色的卡,雙手遞過去。

“徐神醫,既然你不愿意收診金,那這個是我萬象集團的黑金卡,持此卡,可在我萬象集團旗下所有消費獲得一些便利,希望你萬萬要收下啊!”

看到徐振東還有有些猶豫,楊萬象的目光看向華院長,華院長急忙說道:“徐醫生,你醫者仁心,懸壺濟世的醫德固然重要,也值得推崇,但是你救了楊先生的公子,也是理應獲取一定的勞務費,不如就收下這張卡,讓楊先生心安吧!”

徐振東再不接受就顯得矯情了,當即說道:“好吧,那我就謝謝楊總了。”

“老公,這卡!”剛剛一直在端詳兒子的楊夫人這才反應過來,看到徐振東已經拿過卡,吃了一驚。

她最清楚這張卡代表的是什么。要把楊萬象比作古代的皇帝,那么這張卡就相當于尚方寶劍,寶劍如皇帝親臨,此卡也如同楊萬象親臨,在整個萬象集團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同時也代表著擁有此卡之人,即使是楊萬象也要畢恭畢敬,以禮相待。

而且持卡者在整個萬象集團旗下的酒店,餐飲,珠寶,服飾等等都可以免單消費。

在過去,她老公也只是送出了兩張,這是第三張,前兩張持卡人哪個不是叱咤江南省的風云人物,可現在,他卻把此等黑金卡交給這么一個年輕人。

“閉嘴!”

楊萬象很不客氣的道喝住,生怕她又要說出什么讓徐神醫不滿意的話語。

今曰送出這張卡,他也有過幾分猶豫,但是相比于兒子的命,此卡就顯得微不足道,而且關于這個隱形蛇王突發綜合征他在趕來的路上也是聽了華院長說了。

做好后事的準備,心如死灰,卻沒想到被這么一個年輕人救活了,把兒子從鬼門關拉回來,還如此年輕,將來前途不可限量,現在稱之未來的國之圣手不為過。

“徐神醫,那我現在讓人把小兒送到應天醫院進行調養,要不你跟我們一塊過去吧。”楊萬象說著,腰微微彎曲,表示尊敬。

“對對,跟我們一塊去,馬上給你辦理入職手續。”華院長說著,陪笑道。

王振國嘴角露出笑容,他已經想好到時候如何羞辱徐振東,就在這個可是比賽上面,當著整個醫院的人的門前進行羞辱他,這才爽快。

“我們應天醫院非常歡迎徐醫生,特別是中醫科特別需要徐醫生這樣能力超群的醫生來坐鎮,不然每次內部可是貢獻評比,中醫總是墊后,我都為中醫科感到丟人了,希望徐神醫能夠力挽狂瀾,再過一個星期就是評比之時了。”

徐振東嘴角一笑,沒想到內部還有這樣的比試,當然也知道了王醫生說這話的意思,無所畏懼的說道:“既然王醫生如此盛情,那我就現在跟楊總一塊過去,順便把手續辦好。”

醫護人員幫忙把楊少送進救護車,楊萬象側身對著徐振東做了請的手勢,徐振東也不傲慢,也做了請的手勢。

來到楊萬象的寶馬車前,站在車身等候一會兒,待徐振東到,親自給他開車門,這一舉動在眾人震驚的中完成。

“這個年輕人恐怕要在應天市翻云覆雨啊,連楊總都要給他開車門了。不得了了。”

“從來都是別人給楊總開車門,今天楊總竟然給一個年輕人開車門,看來是非常看重他,曰后他的前途不可限量啊。”

眾人震驚,看著楊萬象的寶馬車絕塵而去,這才回過神來。

入職手續在華院長的親自吩咐下,很快就完成了。

“我們應天醫院的實習醫生的薪水都是每月三千,每周坐診五天,關于中醫科的具體情況你可以跟中醫科主任江主任了解。”

華院長簡單說完就離開,把他交給江主任,江主任看到是院長親自交代的,以為他是走關系的,也不敢怠慢,只是眼中有些鄙視,畢竟不是靠真才實學上來的,而且不用面試直接就是實習醫生,說明跟院長關系很好而已。

對于這些,徐振東也不在意,有了屬于自己的辦公之地,在里面坐了一會兒,覺得無趣,打算在醫院逛逛,這不,剛走出辦公室門,拐個彎就遇到了個熟人。

“以珂,只要你跟我在一起,我叔叔肯定會讓你轉正的,我一定懇求我叔叔,他可是應天醫院的主治醫師之一,權力很大的,想要留下一個實習生就是一句話的事。”這是一個男生的話語,有些急促的看著女生,想要抓住女生的手,而女生卻往后退一步,躲開了。

這個女生正是徐振東的熟人蘇以珂,大學期間最好的朋友之一,在沒有女朋友之前,兩人可以說是無話不說的好朋友。

男生正是在大學期間一直追求蘇以珂的,卻屢戰屢敗的王傅生。

只見蘇以珂有些不高興,也有些緊張,頭也不敢抬,小聲說道:“傅生,我知道你喜歡我,但是感情的事需要兩廂情愿,我對你沒有感覺,雖然你幫我找關系進來應天醫院實習,但我還是不能答應你。”

“以珂,你別忘了,是我找關系,你才能進來應天醫院的,這可是三甲醫院,如果不是我,你連進來的機會都沒有,所以請你想清楚。”王傅生的話語帶著一定的威脅,提高聲音,不是很友善。

蘇以珂再次退后,神情頗為緊張,從她的眼神中可以看得出來她很喜歡這里的工作,也很珍惜這次機會。

“難道你幫我拉關系進來就要我以身相許嗎?現在不是舊社會,現在是自由戀愛,請你不要強迫我。”蘇以珂小聲緊張的說著,害怕失去這次機會。

王傅生嘴角一勾,看得出來蘇以珂對這次實習機會的看重,頓時抓住把柄,厲聲說道:“我既然能叫我叔叔把你弄進來,那我就能讓我叔叔把你開除,你應該清楚的,所以跟我在一起是你唯一的選擇,希望你是個聰明人。”

蘇以珂腦海完全空白了,她早就知道王傅生會以此更加的強烈最求自己,但是沒想到進行到威脅這種地步,咬牙磨齒。

最終,眼神堅毅的說道:“我選擇退出,即使被開除我也不要做你的女朋友。”

“你……”王傅生愣了一下,沒想到蘇以珂寧愿不要如此珍貴的機會也不要跟自己在一起,抓住她的肩膀,大聲叫喚:

“以珂,你想清楚,你不是一直向往著應天醫院嗎?難道你真的要放棄這唯一的機會嘛?”

“我是向往應天醫院,但是我不會因此被你脅迫,我有自己的原則,有自己的底線,你已經觸犯了我的底線。”

蘇以珂說著,掙扎想要掙脫他的雙手,咬著嘴唇,顯然是在做大決定,很不舍得。

“哼,別以為我喜歡你,你就可以在我面前胡鬧,難道你以為我真的不敢叫我叔叔開除你嗎?”王傅生說著,猛一甩手,原本掙扎著掙脫出他的雙手的蘇以珂直接被甩出去。

“啊!”

一聲驚叫,一道身影快速來到,緊緊的抱住摔倒中的蘇以珂,終于扶住。

徐振東來了,剛才兩人的話他聽得清清楚楚,對這個王傅生充滿了厭惡,關心的看了一下蘇以珂。

“以珂,你沒事吧?”


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哪个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