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神級小刁民 > 神級小刁民 第六章:神酒現世

神級小刁民 第六章:神酒現世

當王小天悠悠醒來時,已是次日清晨。

“靈陽酒。”

王小天第一時間想到了昨天釀制的靈陽酒,趕忙起身,將桌上的酒罐打開。

頓時,一股濃濃的酒香自屋里飄散開來。

“哈哈,成了!”王小天大喜。

不過為了確定靈陽酒的藥效,王小天只好自己品嘗了一口。

僅僅片刻,一股熱流自體內炸開,讓王小天傻眼了。

“我靠!”

王小天臉色漲紅,二話沒說便跑了出去。

一直跑到村口的河邊,王小天剛想跳進去時,忽然沈香怡的聲音從后面傳來,“小天。”

“呃!”

王小天下意識的轉過身,只見沈香怡正拎著桶,準備來河邊打水。

喝過靈陽酒的王小天,看著沈香怡那美麗的臉蛋,頓時使勁吞了吞口水。

“小天,你……啊!”

沈香怡本想對王小天說些什么,但嬌唇剛剛張開,便發出一聲驚呼,俏臉通紅的縮回了剛碰到王小天肩膀的手。

怎么,怎么這么燙!

“香怡嫂子,我……我。”

王小天本想解釋一番,但支支吾吾半天,不知道該怎么解釋,索性直接“撲通”跳進了河里。

看到王小天窘迫的模樣,沈香怡美目流盼,竟“撲哧”一聲笑了。

“小天,我看你也該找個媳婦了,否則每天都這樣怎么行。”

沈香怡嬌笑著對王小天調侃道。

“不是,香怡嫂子,今天是意外!”

王小天一邊說著,一邊暗暗運轉真氣,壓制著體內的異動。

這時……

“哥!”

王小涵跑了過來,先是沖沈香怡打了聲招呼,然后眨巴著漂亮的大眼睛向水里的王小天問道:“哥,你大清早的跳水里干嘛?”

“我熱。”王小天隨口說道。

瞥了眼俏臉兒通紅的沈香怡,又看了看一臉尷尬的王小天,王小涵大眼睛轉了轉,“哥,咱媽讓你回家吃飯。”

“好。”

王小天壓制住自己后,跳上了岸,跟沈香怡打了聲招呼,便和王小涵一起離開了河邊。

回去的路上,王小涵對王小天說道:“哥,我聽說你和香怡嫂子在一起了,不會是真的吧?”漂亮的大眼睛閃爍,很認真的樣子。

“你個小丫頭,別瞎說。”王小天捏了捏王小涵的瑤鼻。

王小涵不樂意的噘起小嘴兒,“人家哪里小了嘛!”

回到家時,林秀娥快步湊到王小天跟前,嚴肅的問道:“小天,昨天你背沈香怡下山了?”

“是啊。”王小天點頭道。

“唉,小天,沈香怡確實長的漂亮,心地嘛!也不錯,但畢竟是個寡婦,而且是個不祥的女人,你可不能瞎來啊!”林秀娥嘆了口氣,說道。

“今天我去趟你外公家,向你舅舅借點錢,把趙二狗那十萬塊錢還上,順便在東嶺村找人給你張羅個媳婦,那的彩禮錢少。”

“我說你可別去了,小天舅能借給你錢?就算小天他舅肯借,舅媽會答應?沒準兒又把你羞辱一頓。”王田軍抽著老漢煙說道。

“那你說咋辦,難不成真指望你去賣腎?”林秀娥生氣道。

“爸,媽,我去趟縣城,等我回來就能把趙二狗的十萬還上,你們放心吧。”

王小天說完,進屋將釀制好的靈陽酒裝進了五個干凈的瓶子里,然后騎上破舊的三輪,離開了院子。

……

趕了一個多小時的山路,王小天來到縣城,直接找了個電話亭,撥通了一串電話號碼。

很快,電話被接聽。

“喂,你哪位?”

“牛大哥,是我。”

對面愣了一秒,旋即激動的一拍大腿,“哈哈~小天,好兄弟,你出來了?”

“是啊,出來了。”

“好好好,兄弟,你啥時候來縣城,咱哥倆好好喝上一頓。”

“我今天剛好來縣城了,牛大哥你在哪,我去找你。”

“行,兄弟,你直接來永山會所,剛好這里有幾個家伙也在,我給你介紹介紹,對你以后發展會有幫助。”

“好,牛大哥,那咱一會見。”

掛斷電話,王小天騎上三輪,朝永山會所而去。

牛永山是他在監獄結識的,當時他憑借著傳承,救了牛永山好幾次,之后便一直以兄弟相稱。

在監獄時,牛永山說過,等他出來,就帶他發財。

正好他推銷靈陽酒可以讓牛永山幫忙,畢竟牛永山是蒲河縣的大人物,投資了許多產業。

這樣想著,王小天很快便來到了永山會所門口。

永山會所是蒲河縣數一數二的休閑會所,高端人士消費的地方。

只見,光是會所外面就裝修的金碧輝煌,門口停的也都是豪車。

王小天的破舊三輪,與這些格格不入。

“小天。”

一個聲音從身后叫道。

王小天轉身一看,原來是牛永山來門口接他了。

“牛大哥。”

“哈哈~好兄弟,你可想死老哥了。”

牛永山長的五大三粗,雖然很有錢,但穿的很隨意,一看就是個爽快人。

狠狠抱了王小天一下,牛永山說道:“走,兄弟,咱進去,那幾個家伙都等急了。”

“好。”

王小天將三輪停好,拎著自家縫制的書包,跟牛永山一起進入了永山會所。

很快,牛永山帶王小天來到了一間豪華包廂。

只見里面坐著三人。

其中一名中年男子穿著筆直的西裝,一看就是大人物。

另一名男子穿著黑色唐裝,手里還把玩著兩個核桃。

最后一個是名青年,穿的比較休閑。

三人見到牛永山帶來的王小天后,不禁一陣錯愕。

“哈哈~老程、老雷、志遠,我把我兄弟帶來了,這位就是我給你們說的,王小天。”

牛永山很是高興為三人介紹了一下王小天,然后又指著西裝中年對王小天道:“小天,他叫程宏,宏運地產的老總,想必你應該聽說過。”

王小天上前,伸手笑道:“原來是程總,你好,我叫王小天。”

出于牛永山的面子,程宏和王小天握了握手,但眼中并沒有多大重視。

“來,小天,這家伙叫雷海,是做古玩生意的,在蒲河縣古玩界排行老三,所以別人都叫他三爺。”牛永山又指著唐裝中年介紹道。

“三爺,你好。”王小天又伸手和雷海握了握。

最后,牛永山指著那青年道:“小天,這位叫鄭志遠,我跟你說,你別看他不起眼,但背景可大著呢,是咱們縣委的兒子。”

這下連王小天也驚訝了一把,畢竟自古以來,哪怕你再有錢,也無法跟當官的相比。

權,永遠大于財!

“你好。”

王小天同樣笑著向鄭志遠伸出手。

然而,鄭志遠卻沒有和王小天握手,而是瞥了眼王小天,沖牛永山道:“牛哥,你之前口口聲聲說你這位兄弟很有本事,但我怎么看著也就這樣呢!”


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哪个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