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初婚有刺 > 初婚有刺 第10章 弄走她,就給你職位

初婚有刺 第10章 弄走她,就給你職位

為了嫁進豪門,她還真是拼,我忽然對她刮目相看。

一個人為了自己的目標,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付出了努力,都值得尊重,只要不是偷雞摸狗。

我一路跟著桑旗到了大禹集團,而姚小姐一路跟著我。

我路上順便百度了一下姚小姐,她全名叫姚可意,是一個不太出名的小明星,偶爾拍一點廣告,演一演女三女四這樣的角色。

百度百科上,她還不算是桑旗的正牌女友,只是說最近桑旗的身邊固定的女伴是她。

怪不得她如此激進,好容易得到的機會當然要抓緊。

我跟著桑旗走進大廳,正要跟著邁進電梯,一個保安攔住了我:“這是總裁電梯,小姐,你走那邊。”

我看了看邊上那部,門口擠滿了人。

看情況,我就是等上三撥都不一定能擠得進去。

我指著天花板:“看,飛碟。”

保安居然抬頭去看了,我趁機溜進了電梯里,然后按了關門鍵。

他兩手背后,眼睛看著電梯上方跳動的數字,目不斜視。

“你們記者都是靠這種方法生存的?”

“嘿。”我揉揉鼻子:“特殊情況特殊方法。”

“你想要什么職位?”他居然主動詢問我。

我認真地考慮了一下:“你的秘書室的部長。”

他的唇角終于升起一個慍怒的笑容。

他真是一個奇怪的人,被我氣的要瘋掉卻反而會笑,盡管他笑的挺陰森的。

“你還真有這個臉開口。”

“你秘書室的部長不是出國了么?現在又找不到合適的,你既然投訴過我應該很了解我,我是我們雜志社里最拼命最厲害的記者,秘書可以勝任。”

“你事先倒是做足了功課。”電梯到了他要到的樓層,他邁步走了出去。

我仍然跟著他,步步緊逼:“我從來不打沒把握的仗,反正你也要找人,何不試試我?我很好用。”

他推開一個辦公室的門,我往里面看了一眼,看那奢華的裝修就猜到應該是他的辦公室。

我抵住門,防止他把我關在門外:“怎樣?”

“我可以從秘書科提拔人上來做部長。”他垂眸看了看我抵住門的腳。

“如果那些人能扶得起來的話,你還會四處招人么?”

他的腳忽然伸到我的腳邊,稍微用了點力氣就將我的腳踢到了一邊。

我顫了顫差點摔倒,這時上次那個攔住我的秘書跑來匯報:“桑總,姚小姐在樓下大廳里鬧,說一定要見您。”

桑旗正要推門進去,聽到秘書的話反而停下來了。

他扭頭看我:“如果你能擺平她,秘書室的職位隨你挑。”

我收回抵住門的腳,抱著被他踢痛的腳亂跳。

他走進了辦公室,摔上了門。

嚇得那個秘書腦袋一縮:“今天桑總這么生氣?”

我下了樓,姚可意還在樓下跳腳,她指著保安的鼻子罵:“你知不知道我是誰,你們擋著我不讓我上去,你們這些看門狗!”

我皺了皺眉頭,姚可意在某些方面真不算聰明。

在大禹集團的樓下叫囂,就算桑旗有心讓她做女朋友,現在也會好好考慮一下。

做公眾人物的女朋友,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要識大體。

很顯然姚可意這方面差了點。

我走過去:“姚小姐,我們去喝杯茶。”

她冷冷地瞥我:“狐貍精,你用什么身份跟我講話?”

“桑總的秘書。”

她愣了下,半天才反應過來:“你不是記者么?怎么變成了秘書?”

“我本來就是桑總的秘書,備用秘書。”我笑的她暈頭轉向,趁機走過去挽住了她的手:“姚小姐,您早上還沒吃早飯吧,我陪你去吃點東西。”

“用不著。”她把我的手甩掉。

“是桑總交待的,您不吃早餐,他很憂慮。”

估計我表演的很誠懇,姚可意居然信了。

她將信將疑地跟我去大禹邊上的大廈樓下的早餐店吃早餐。

我給她點了一份全餐,順便也給自己點了一份。

她對我仍有敵意:“別以為我不知道,昨晚桑旗在你那里。”

“但我們什么都沒發生。”我往嘴里填了一大塊雞蛋。

“誰信你?狐貍精。”

“你不信也得信,如果你不信那就等于跟桑總傳遞了一個信息,你打算被甩。”

我是很有誠意地跟她說這句話的,但是她立刻就跳起來了:“你說什么,我就知道你沒安好心,你果然和桑旗有一腿。”

大早上的,早餐店里熙熙攘攘,她不要臉我還要臉。

我按住她:“你聽不聽得懂人話?你再繼續鬧下去,你覺得桑旗會不會甩了你?”

她睜大眼睛看我,氣呼呼的,忽然冒出一句差點雷翻我:“他還沒睡過我。”

我尋思了一下,才把她這句話的邏輯給捋清楚。

她的意思是,桑旗還沒睡過她,所以暫時就不會甩了她。

我壓不住的笑意:“為什么他一定要睡你?如果一個男人跟你交往的前一個星期沒打算睡你,那以后想要睡你的可能性就更小。”

她看著我,臉色變白了。

“不會吧!”她戰戰兢兢:“我的身材很好的。”

老王賣瓜也不必在我面前賣,她身材再好對我來說也是左手握右手。

“不是說,男人睡了一個女人之后,才會對她慢慢失去興趣么?”

“可是,他連睡你的興趣都沒有啊!”

她的臉乍紅轉白,最后惱羞成怒,將叉子扔在我面前:“你說這么多,就是想讓我知難而退是不是?你這個狐貍精!”

總是罵人又解決不了問題。

我如今落的如此田地,也沒罵過一句街。

“不行,我要上去找桑旗!”她跳下高腳凳就要往外走:“昨天之前他也沒有把我拒之門外不見我的!”

我拉住她:“大禹保安眾多,你覺得你能以一敵十一直沖到十六層的桑旗的辦公室?而且,你不怕他越來越討厭你?”

她不說話了,哭喪著臉看我:“怎么辦?”

空有一張整容臉,一點腦子都沒有。

“你先回去,乖乖地別鬧。”

“你想哄我走,告訴你沒那么容易!”她咬著牙。






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哪个好用